RSS订阅
您当前的位置: 永乐国际 > 教育新闻 >

教育新闻

而是“自然教育”这些年在实践中呈现出来的多

  2016 年11 月23 日2016 年 3 月,漫山花开的云南石城自然学校迎来它的第一批试住客人。这些客人来自全国各地的自然教育机构,他们聚集在石城商讨第三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的组织开展。

  “全国自然教育论坛”由来自各地的自然教育倡导者、践行者组成的筹委会共同发起。从2014 年在厦门发端,当时预计80 人的会议来了 300余人,大家隐隐已经感到,自然教育即将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 2015年在杭州举办第二届坛,规模更是超出预期来了约 800 人,还有很多因为报名晚了没有取得参会资格。我特意留意了参会者的情况,有一小半是已经在从事自然教育行业,而更多的是带着向往和疑问,尝试着要投入这个行业的观望者。可见“自然教育”的外围已经有很多期待的眼神,而我们这帮熬“石头汤”的探索者,能呈现怎样的前景给后继者呢?

  于是,石城的第三届全国自然教育的执行委员们商量着,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几年的探索做一些阶段总结,让同行们、观望者们可以分享这些经验。这便是这本“中国自然教育案例手册”发起的初心。

  “自然教育”究竟是什么?什么样的活动、课程是自然教育的活动和课程?什么样的机构算自然教育机构?这是常常被大家质疑和争论的问题。

  首先,这个案例集希望带给大家的并不是一种单一的标准,而是“自然教育”这些年在实践中呈现出来的多样性。首批入选的20 家机构案例,永乐国际是由“第三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执委会”通过投票选出来的样本。它们不一定是最优秀的,也不一定是发展时间最长的,而是被认为在课程内容上、运营模式上、组织管理上、服务对象上有自己特点,能够一定程度代表中国自然教育的发展现状。

  比如,在课程内容上,有践行在地化和生活化的云南在地(昆明)、艺能四季(成都)、植物私塾(杭州),也有以全世界为版图,带领孩子们在不同地貌和文化中探索的优创游学;在模式上,有将自然教育和社区营造、城市规划相结合的四叶草堂(上海),有在偏远山区,通过培育农村社区发展自然教育,进而达到生态保护的美境自然(广西),还有与政府合作托管城市公园的红树林基金会(深圳);组织管理上,既有鲜明志愿者传统的自然之友· 盖娅自然学校(北京),也有规范的公司化管理的自然野趣(上海);服务对象上,有以大学生训练营著称的绿色营,也有具备境外客源优势的登龍雲合森林学校……他们有着环保NGO、社会企业、大学社团、课外教育机构、户外俱乐部、个人工作室等各种不同的背景,从各自的领域里应用“自然教育”的理念,探索创新的方法。这些鲜活的案例呈现出中国自然教育丰富的多样性。

  其次,我们希望这本电子版的案例集并不是定型不变的。首批的 20 家机构是在第三届自然教育论坛筹备期间,用有限的经费和时间完成的,用互联网的线 的发布版。其后,我们将继续征集优秀案例,进行迭代更新。在今后一届又一届的论坛中传承下去,会有 V2.0、V3.0……或许十年后回头来看,这就构成了中国自然教育发展历史的一个部分。

  《中国自然教育案例集(V1.0)》责任编辑;第三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执委:吴雯

  承办方: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 成都观鸟会 成都根与芽环境文化交流中心 成都集思青年公益发展中心 一年·四季自然艺术工作室 深圳籁福(NEF)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支持方(排名不分先后 ):四川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四川省林学会 自然之友·盖娅自然学校北京灵动自然咨询有限公司厦门笑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云南在地自然教育中心 红树林基金会 (MCF) 绿色营 杭州植物私塾 中日公益伙伴

Copyright © 2017 永乐国际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